朱耷画像

  朱耷(1626年-1705年),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宁献王朱权九世孙,又叫八大山人、雪个等。朱耷以苦难为灵魂,以自然为寄托,用墨极简,呈现出个体生命的强悍与独特,将中国写意绘画手法推向巅峰,成为“江西画派”的开创者,是17世纪中国最杰出的写意国画大师。2010年,八大山人的《竹石鸳鸯》立轴在杭州拍卖拍出了1.19亿元;《岁寒三友》手卷在北京拍出了1.68亿元。在世界,他画作代表的东方审美和民族性格更是释放出耀眼的艺术光芒。1985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宣布八大山人为中国十大文化艺术名人之一,并以太空星座命名。

图片八大山人《竹石鸳鸯》

  苦难为魂成不朽。痛苦能毁灭人,受苦的人也能将痛苦毁灭。对于朱耷来说,苦难如同命运的残酷鞭打,抽得他遍体鳞伤,然而,在伤痕处,却长出了艺术的翅膀,带来精神的飞翔。朱耷出生于皇亲贵胄之家,其父祖皆是画家,他从小异常聪慧,更有书画之天赋,8岁作诗,11岁画青山绿水,并能悬腕写米体小楷。1644年,崇祯皇帝自缢于煤山,明王朝覆灭。一转眼,国亡、族灭、家破,18岁的朱耷, 如同一叶飘零的孤舟,在沉沉暗夜里驶入了巨浪滔天的茫茫大海。逃亡路上,妻儿离世,他本人“羸羸然若丧家之犬”。生命该何所去?生命又该何所寄?他将生命远离尘世,在天地的夹缝里苟活。22岁,在江西省奉新县耕香院,朱耷削发为僧,开始了为僧为道的漫长人生,"栖隐奉新山,一切尘事冥"。清康熙初年,朱耷来到南昌市青云谱道院隐居。62岁时,他离开青云谱,在南昌抚河桥附近修筑“寝歌草堂”,进行艺术创作,直到八十岁病逝。在长达60余年的创作生涯里,家国之变、身世之苦、现实之困,成为了朱耷艺术创作不竭的源泉,他蘸一笔苦难之墨,再蘸一笔沧桑之泪,一笔一划,那用生命描绘的花、鸟、石、鱼跃然纸上。那不是茶余饭后的妙思,不是闲情雅致的表达,不是现实生活的描画,那是血、是泪,是不朽!那是中国绘画史上又一个划时代的横空出世,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艺术高峰!

图片八大山人荷花图

  艺术啼血显精神。艺术的生命在于独特和气质。朱耷不需要将作品逢迎于世,讨好众人,他更不需要以作品铺路,求得功名利禄。他从不为当朝权贵画一笔一墨,而农民贫士却容易得到他的作品。他的艺术追求简单到极致。生命需要画笔来倾诉、燃烧!他的哪幅画,不是在彰显个性,表达自我?你看,那孤鸟、丑鱼,那残山、枯叶,那顽石、那怪鸟,那描绘出的是不可言说的死寂、倔强、孤寒、决绝、悲愤、忧思,那是灵魂的无数次表白,那是生命的千百种姿态。这天地,这世事,这人心,一切都已看透,一切都已看开,一切都已满不在乎,这是痛彻心扉之后的大知大觉,大彻大悟。这样的孤峻之美、脱俗之美,美到直指人心,让人心中为之一寒。他似乎在拷问:这样的境界,你有吗?这样的孤独,你享受得了吗?这样的智慧,你到达过吗?60岁之后,他开始在书画作品中署名“八大山人”。这四字写成连笔像极了“哭之”“笑之”。在艺术的道路上,朱耷已进入无人之境,他以苦难为钥,无意中叩开了通往艺术殿堂的大门。

图片八大山人丑鱼图

  一代画风烁古今。时代怠慢了他,但历史却将他视为宠儿。他一生潦倒、困窘,时人并不懂得朱耷。他绘画的价值,也没多少人能理解。然而,朱耷身后,却圈粉无数。清代书画家郑板桥在题八大山人的画时称赞说:“横涂竖抹千千幅,墨点无多泪点多”,这是发自内心的由衷赞叹!1926年,潘天寿在《中国绘画史》中这样评价:“八大,笔简而劲,无犷悍之气……各树特帜卓然为后世法,为清代大写派之泰斗。”齐白石更是直接表达了对他的仰慕:“恨不生前三百年,或为诸君磨墨理纸”。从“扬州八怪”到齐白石、张大千、潘天寿,无一不深受朱耷画风的影响。

图片八大山人行书

  艺术塑造不朽,苦难铸就辉煌!艺术的真谛是什么?艺术是以自然为素材,强烈表达艺术家的思想、气质、情操与个性。朱耷超越苦难、超越现实,在艺术的世界里,汪洋恣肆、特立独行。他的画,构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塑造了高贵而倔强的灵魂!他的笔墨极简主义给人以震撼的视觉冲击,他独特的艺术形象让人感受到平静之下强烈的生命张力!这样一种鲜明的艺术风格和个性,使他在中国绘画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实现了前无古人的超越。

图片八大山人纪念馆(江西南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