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6月2日消息(总台央广记者任梦岩)昨天是第71个“六一”国际儿童节,。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发出倡议,具体内容包括未满16周岁不得成为网络主播、已满16周岁但未满18周岁的,需要其监护人的书面同意等。此外,针对社会关注的未成年人打赏、给未成年人营造专门直播空间等内容,倡议也有提及。

  倡议发出后,第一时间得到了多家互联网企业和平台的回应,平台表示,通过有针对性地升级青少年模式,设置未成年人专属内容的“青少年空间”、限制未成年人打赏等,营造更有利于未成年人成长的网络空间。

,发出这一倡议主要基于目前网络直播行业存在的问题,同时也结合了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具体规定。瞿涛说:“一方面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施行,这次新修订的保护法特别增设了网络保护的专章,对网络直播的服务提出了更加明确和严格的要求。另外一个方面,网络直播行业已经发展了10年,它的社会和经济价值在不断凸显,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尽管管理越来越规范,行业还是存在很多突出的问题。比如说到低俗、庸俗、媚俗的这些内容,还有大量的存在。再就是未成年人打赏的一些纠纷也在不断出现,特别是一些天价打赏所引发的围观效应,对未成年人容易形成错误的价值引导。所以说这些问题实际上都是这几年社会关注度比较大的问题,也给行业的发展贴上了很多负面标签,这是需要重点加以解决的。这次正好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带领全行业共同发出这么一个倡议。”

  瞿涛解释,倡议中有关16岁、18岁“提供网络服务”的具体界定,主要针对的是服务提供商,不应再签约16岁以下的主播,更不能为他们提供直播平台,对于未成年观众则应更多提供青少年专项内容,一旦出现未成年人“误打赏”的情况,应成立专门解决问题的团队。“很多新兴的平台,青少年模式已经成为了一个标配,我们觉得这也是网络直播平台从粗放式到精细化管理的一个体现。但是我们还是要看到,目前包括青少年模式存在的不足,比如说像功能相对简单,对未成年人使用的控制力度还是有限,有的还存在着绕过相关漏洞进入到成年人的模式。另外,很多平台的内容池也相对比较单调,实际上失去了它在青少年模式下使用的一个真正的价值。涉及到未成年人打赏的,有可能我们的很多平台都已经建立起了未成年人的专属客服团队,优先受理和处置相关的投诉和纠纷,如果一旦核实,现在都是按照优先级办理退款的流程。”他说。

  倡议发出后,抖音、微信、快手等多家平台第一时间响应,纷纷推出了自家版本的未成年人保护机制。抖音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抖音升级了未成年人保护措施,14岁以下实名用户将在告知后直接进入青少年模式,一旦进入无法退出。对14~18岁实名认证的抖音用户,在内容推荐、社交搜索等方面提供更严格安全保护。比如不对陌生人显示出头像和昵称以外的个人公开信息,青少年模式只出现由平台精选适宜青少年观看的内容,无法观看直播或是充值打赏。同时,孩子也可以使用安全搜索功能,探索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微信视频号产品经理黄秋瑜告诉记者,微信此前成立了专门的青少年模式,把公众号、视频号、小游戏等都纳入了青少年模式管理,近日他们又对青少年模式进行了升级,家长可以进行统一的管理,而无须在每一个产品页面单独设置。她说:“现在家长打开微信青少年模式,有以下几点重要的保护:第一点青少年在视频号,只能看到平台精选的适合青少年观看的内容,且不可以自行搜索;第二支付功能也会受保护,Q币充值、微粒贷、理财通、信用卡功能将不可使用;第三微信豆、附近与直播、游戏、购物等功能都不可访问,所以很多家长担心的直播间不理性打赏等问题,通过设置微信青少年模式就能得到有效的保护。”

  快手法务副总裁孟洁告诉记者,近日,他们对儿童用户和疑似未成年人用户实行了7大隐私保护功能,对其进行限制和保护,“包括开启陌生人关注限制功能,隐藏未成年人的位置功能,开启未成年人私信的限制,关闭未成年人熟人圈功能,关闭未成年人通讯录的推荐,关闭通过手机号搜索未成年人功能,关闭未成年人动态展示功能。在各个方面做了限制,让孩子成为一个私密用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表示,未成年人保护是个系统工程,需要家庭、学校、网络平台以及社会多方协同共治,“演出行业协会搞了这个活动,也恰恰是说从全社会形成合力、多方共治这样的一个角度,能够给大家起到一个示范和引领的作用。这一次未成年人保护法给了一个很好的关于未成年人保护的理念和思想,在这个原则的基础之上,我们才去谈全社会怎么样更好保护未成年人。对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其实里边也提到了,比如说要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重他们的成长规律和特点,要保护未成年人的隐私等。”

  孙宏艳建议,对于青少年模式内容的设置切不可由成人思维决定,一味地“堵”,这样对未成年人发展也是不利的,更应该提供未成年人感兴趣的知识、理念。“对于未成年人使用互联网来说,我们也要用发展的观点去看问题,我们不能对未成年人只是‘堵’。比如说,说到青少年模式的时候,我们往往会说把青少年模式里边弄得很干净,干净到很多未成年人不愿意进去,他会觉得这里边的内容不多,这就是我们成人的一个思维,觉得我给你的东西要足够干净,让你跟周围是隔离的。但是当我们从互联网的大环境下看,隔离以后框定未成年人只能在这个圈里发展,其实他最终总是要长成成年人的,比如他有没有可能成长为一个丰富的、有趣的、见多识广的未成年人。如果我们光是用一些‘堵’的思维,肯定就是不行的。互联网企业在保护未成年人方面,还要多学习未成年人成长的一些科学的知识理念,还有一些观念等,这样才能够在未成年人保护方面起到更好的作用。”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