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6月11日消息(记者 黄昂瑾)近日,叮当快药宣布获得2.2亿美元新一轮战略融资。同时,有消息称,叮当快药的IPO计划也正在推进,或将在2021年下半年上市。对此,央广网记者联系叮当快药公关人士核实,截至发稿,暂无回应。

  另一则备受关注的消息是,在此次融资前,5月20日,叮当快药的十余名机构股东集体退出,同时,公司注册资本由9947.68万元腰斩至5294.12万元。外界对此猜测不一,有分析认为,这或是为上市进行的股权架构调整。

  公开资料显示,叮当快药成立于2014年,是一款基于O2O的药物上门配送平台,协助药店提供便民服务需求的第三方信息展示平台,同时提供在线预约、咨询等业务,隶属于叮当快药(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实际上,对于至今已完成7轮融资的叮当快药而言,上市与否或只是时间和选择的问题。从目前来看,叮咚快药尚不缺资本的认可。

  (图源自CFP)

  达睿咨询创始人、电信与互联网分析师马继华在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叮当快药的初始投资中不乏“国资”背景,被认为更有可能获得政策利好。同时,线上寻医、问药、送药、就医领域尚处在萌芽期,属于为数不多的O2O朝阳产业,资本更愿意赌一把,不敢失去机会。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也告诉记者,叮当快药之所以获得资本市场认可,一是因为它直击消费者的痛点,能够满足消费者对送药上门等在线医疗、医药服务的需求;二是因为它赶上了互联网的风口,弥补了互联网医疗领域的缺口;三是对资本市场来说,叮当快药的发展赛道符合资本市场投资的长期逻辑,资本市场愿意看好这样的公司。

  而针对叮当快药上市的可能性,马继华表示,,存在不确定性,相关的创业企业即便是上市的,增长状态与前景也不明朗,所以上市不容易。但是,因为涉及到O2O,线上与线下的布局都很烧钱,需要不断融资维持生存。所以,如果到了实在无法继续的地步,就只能强行上市。”

  江瀚认为,“目前来看,叮当快药上市不会太遥远,只是在于企业是否需要。”他表示,叮当快药上市难度不大,“对于现在大部分互联网公司来说,在国家的整体产业政策支持下上市不是难事,关键看企业的节奏,包括目前是否需要上市,以及上市将采取什么样的步骤进行。”

  据叮当快药创始人兼董事长杨文龙介绍,将借助本轮融资推进实施“医+药+险”的健康到家战略,通过不断的产品迭代与技术创新,提供依托互联网的多场景、一站式的问诊、购药、慢病管理、心理咨询等医疗医药服务。

  杨文龙还表示,自成立以来,叮当快药以“网订店送”的O2O模式满足用户“急、懒、夜、专、私”等多场景的精准用药需求;以快医、快药等服务的紧密联动与升级迭代,逐步构建“医、药、险”的服务全链条。

  以线上叮当快药平台和线下叮当智慧药房为载体,提供28分钟送药到家、7×24小时营业、专业药师24小时在线指导等健康服务,基于此,叮当快药在具体的垂类领域或处于相对独立的竞争环境。

  不过,在政策激励、行业探索和新技术加持的多重作用力下,传统线下医疗服务的线上化尝试,头部电商平台在医疗领域的布局,以及外卖平台提供的买药业务,无疑让医药电商领域竞争日趋激烈。

  马继华对记者表示,“叮当快药在入局的时候,相当于处在独立赛道,至少是在这个送药领域最专业、最聚焦的一家。但随着互联网平台业务的拓展,送药变成了电商、外卖等领域巨头都深度参与的市场,竞争已经很激烈。前几年的实践也反映出来,在目前中国互联网创业大环境中,不依托大平台的垂直领域很难坚持下去。”

  “当然,在如今反垄断法出台的背景下,叮当快药或迎来更多机会。”马继华认为,未来送药市场很难形成垄断,很可能是多平台并存。

  在江瀚看来,叮当快药的模式是一个以医药配送为先驱,带动整个医药产业链服务的一个体系,在这个体系之中,叮当快药满足的是消费者的刚需。

  马继华表示:“至于挑战,一是资金链,这个市场什么时候成熟和盈利还未可知;,毕竟医和药市场相当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