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原创独家

投稿:ygjs@xkmaster.com

中国退役军人丨庆祝建党100周年特别节目《忠诚》第五集:《韩庆芳:风雨不移,信念如磐》

2021-06-12 19:36: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央广网6月12日消息 (记者杨鸿 赵敏 徐慧莹 郭梦墨)黎明的一场雨,淋湿了重庆市奉节县的凤凰山梯道。每天来此晨练的韩庆芳,正沿着梯道向山顶进发。凤凰山上人来人往,却少有人知道,。当年,战场上血与火的考验,铸就了他的铮铮铁骨和赤胆忠诚,在退役后的人生历程中,即便历经风雨,他依然信念如磐,热血激昂。

韩庆芳军旅照

  韩庆芳1969年11月出生,1987年12月参军入伍,3个月的临战训练结束后,他随部队奔赴作战一线,成为前沿观察所的一名战士。在战斗一线一年半的时间里,韩庆芳和战友们大部分时间都蹲守在猫耳洞里。艰苦危险的战地生活,磨砺了他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军人意志。

  韩庆芳:我们在猫耳洞里蹲守时,条件非常艰苦。有时候,一天只能保障三斤水,非常珍贵,洗脸、漱口是根本不可能的。当时,水是战友们冒着敌人的炮火给我们送上来的。在战斗的空隙,我们自己有时候也冒着危险到山下去背水。下去的时候,要挎一支冲锋枪,脖子上挂着“光荣弹”,抱着随时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决心。

  在一次观察任务中,韩庆芳敏锐地发现了敌军伪装的炮兵阵地,并且及时将敌情传回部队,使我军抢占了先机,先于敌军发起偷袭之前开火,彻底摧毁了敌人的炮兵阵地。

  韩庆芳:当时我正在观察所进行观察。平时,敌人一般会把重炮伪装起来,你不可能发现它。但是发射炮弹时,他们必须要先拆除伪装。有一次,敌人正在拆除伪装时,被我一下子发现了。我立刻将敌情上报,敌人的炮还没响,我们这边就先敌开火,摧毁了他们的两门重炮、三辆汽车,毙伤敌20余人,沉重地打击了敌人,避免了我军的重大损失。

韩庆芳当年在战地留影

  因为韩庆芳及时发现重要敌情,为战斗胜利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上级为他荣记一等功。战争结束部队回撤后,韩庆芳由于各项工作表现出色,不仅当了班长,还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1991年12月,服役期满的韩庆芳告别军旅,退伍回到老家奉节,。下属单位有煤矿企业,为了检查瓦斯浓度和工人是否正规操作,韩庆芳经常冒着危险,下到2000多米深的矿井深处。

  韩庆芳:记得我第一次下井的时候,井口的大小和猫耳洞有点像,基本上需要半趴着身体才能进去。有一次进矿的时候,一辆矿车没有提前发警报,直接就冲出来了。好在,我当时刚从部队退伍回来,身体素质还不错,看到快速冲上来的矿车后,赶紧像壁虎一样紧贴住墙壁,从而避开了矿车。当时的情况非常惊险。

  类似这样的危险,韩庆芳遇到过不止一次。虽然与战场上的危险不能相提并论,但他明白,人命关天,企业的生产安全同样不容忽视。平时,他经常向领导汇报煤矿存在的安全隐患,并牵头进行整改,组织员工学习安全法规,有效防止了安全事故的发生。作为一名农村籍义务兵,退伍回来能够被安排工作,韩庆芳非常珍惜,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然而,两年后,韩庆芳所在的公司破产倒闭,他也下岗失业,生活陷入困境。

  韩庆芳:当时心情还是比较难受,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把实际情况告诉给自己的父母。不过,我觉得自己还年轻,能够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去创造幸福的生活。再说,想想我们当年一起战斗过的战友,有的已经牺牲在了战场上,我至少还活得好好的。

韩庆芳一家在2005年的合影

  1995年,韩庆芳远赴广东打工。在一家电子管厂应聘保安时,面对激烈的竞争,韩庆芳并没有搬出自己的一等战功荣誉,而是凭借过硬的素质竞聘上岗。

  韩庆芳:在外面打工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跟别人讲过,我曾经参过战争,还立过功。当时电子管厂要招聘两名保安,我们去了十几个人,都是当过兵的。主管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出来指挥队列,考察我们到底有没有指挥组织能力。因为我在部队当班长的时间比较长,指挥组织能力还不错,考察完之后当场就把我录取了。

  一年后,韩庆芳又去了福建、云南、江苏、上海等地打工,后来,跟着一位奉节同乡跑起了煤炭销售业务。在煤炭销售中,有人为捞取更多的利益,以次充好赚差价,而韩庆芳坚守诚信做人的原则,不被利益所迷惑。

  韩庆芳:当时有一个客户给我2000元钱,让我弄虚作假。他当时安排说,等买主来看煤炭时,看我们质量好的煤炭,等真正装煤发煤的时候,去装运他那儿质量差的,当时他的煤炭搀了假。我听他说完,立马就跟他说,这样做生意不行,还是要以信誉为主。其实,当时我家庭条件很困难,急需要我多挣钱,但是作为一名参过战的退役军人,作为一名党员,我不会做违背自己底线的事情。

韩庆芳担任志愿者清理江岸垃圾

  2001年,韩庆芳向亲戚朋友借了3万块钱,独立开展煤炭经销,后来又与别人合作承包了煤矿,很快获得了一些利润。然而,正当他的创业风生水起时,2013年奉节县响应国家号召,要关闭一批煤矿,他的煤矿也在其中。利益权衡面前,韩庆芳以大局为重,第一个在“关矿责任书”上签了字。

  韩庆芳:个人的事小,国家的事大。作为一名党员,一名退役军人,要分得清哪头重,哪头轻。因此,我很果断地在责任书上签了字,并且配合政府给矿工们做思想工作,提前完成了煤矿的关停任务。

  煤矿关停后,别人拖欠的货款追不回,自己借的贷款还不上,为了恪守信用,韩庆芳只好变卖了房子,把借的欠款悉数还清。为了再谋出路,他买了一台车,当了一名网约车司机。然而,由于自己在战斗一线长期蹲守猫耳洞,腰部落下了病根,承受不了每天长达10到12个小时的网约车运营,只好停下网约车生意,生活一下子又陷入了困境。妻子劝他拿上一等功证书去找政府求助,却被他一口回绝。

2020年,韩庆芳被评为重庆市最美退役军人

  2018年,韩庆芳和妻子远离家乡,去成都投靠一位开宾馆的亲戚,妻子当服务员,他当宾馆维修工,夫妻俩每个月能有5000多元的收入。生活虽然艰辛,但韩庆芳依然豁达乐观。

  这些年,在辛勤打拼的同时,他并没有忘记军人的情怀与担当,在经营煤矿的时候,有位员工因为患病,家庭生活困难,韩庆芳及时伸出援助之手,资助他的女儿上学,后来即便自己负债累累,也依旧坚持资助孩子高中毕业,考上大学。

  韩庆芳:当时,她的父亲在我们的煤矿里上班,家庭条件特别困难,有时候冬天还没有鞋子穿。当时我们在物质上给她们家提供了一些帮助,在经济上给予了一定的补助,还在精神上鼓励她。

韩庆芳(中)与民兵交流战斗经验

  2008年,老家村里的几位老党员找到了韩庆芳,反映几名村干部冒领村民各项补贴款。韩庆芳听说后义愤填膺,军人的血性和正义感激励着他立即回村里收集证据。对方听说后,提出给他10万块钱,要他别管闲事,但被韩庆芳严词拒绝。收集好证据后,他实名举报到了县纪委。最终,经纪委查处,替村民追回了被冒领的补贴,并将5名违法干部送上了法庭。

  韩庆芳:我是在故乡长大的,更应该要弘扬正义、树正气。我在战场上都不害怕牺牲,更不应该怕这些歪风邪气,一定要伸张正义,坚决地与这些歪风邪气做斗争。

韩庆芳(右一)向武警官兵讲述英烈故事

  尽管已经脱下军装多年,但韩庆芳心中一直有着深厚的军旅情结。为了弥补自己在部队时没能考上军校的遗憾,2017年高考时,他动员儿子考取了国防科技大学,让军人的血脉在下一代身上传承。

  韩庆芳:当年退伍回来后,对部队还是有一种深深的眷恋。我当年没有读军校,觉得是一种遗憾,所以让儿子替我补上这个遗憾。儿子能考入军校,是我最大的欣慰。

  退伍30年来,韩庆芳一直牢记当初在党旗下的铮铮誓言,深藏功名不言悔,历尽风雨不失志。但时代终究不会忘记曾经为国而战的英雄。2019年,奉节县开展退役军人信息登记工作,韩庆芳的情况得了政府部门的关注。有一天,远在成都打工的韩庆芳突然接到了奉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刘方令局长的来电。

  韩庆芳:他当时就问我,你曾经立过一等功?我说是的,他详细了解了我的具体情况后,感慨地说,没想到你下岗了这么多年,是我们的关心不够。

  在各级政府领导的关心下,韩庆芳的生活出现了转机。2020年10月,县里安排韩庆芳担任彭咏梧烈士陵园管理处讲解员,妻子卢小玲也获得了公益性岗位。这些,让韩庆芳充分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关爱。谈到这个事情时,他流下了激动的眼泪。总台央广记者采访时,他动情地唱起了《战友之歌》。

  正是因为历经过战场的洗礼,韩庆芳在烈士陵园管理处讲解起先烈的故事时,心中的感受尤为深刻。如今,他把守护英烈和传承红色基因作为自己今后的事业,专心研读彭咏梧烈士的革命事迹,并计划走访云阳红狮镇和奉节竹园镇等先烈出生和战斗过的地方。,他仿佛又找到了新的战场,开始了新的冲锋。

责编:徐凤佳

参与讨论

我想说